您好!欢迎访问江西省红十字会官方网站!

提示:您可以根据您不同的需求进行注册,网站用户注册即为本网站的普通用户,您的捐赠信息都可以记录在内,可以发表留言,但部分权限仅对红十字会的志愿者及本会会员开放。您也可以先注册成网站用户,再升级为会员或申请成为志愿者。

丰城红十字水上救援队队长曾涛 汶川救灾回忆

发布时间:2018-03-12   来源:   捐赠链接:   浏览人数:   作者:

时间匆匆过去九年了,之所以写下这些是因为昨天刚刚接到任建民的电话。约我明年去汶川参加,汶川地震周年纪念活动。

我们之间也整整九年没有联系了,他打通我的电话的时候告诉我也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,没想到我的电话号码一直没有更换,九年没有联系,都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,电话里也就简单寒暄了几句,但是思绪却变得复杂,情绪也变得波动。

挂掉电话,九年前的回忆慢慢的浮现起来......

2008年5月12日,汶川发生8.0级特大地震,网络,电视,充满了汶川地震的新闻和报道,仿若人间地狱,惨不忍睹!看一眼那些画面,内心就多一次伤痛。一种没有理由的冲动告诉自己:“我想去哪里帮助那些受难的人们”

汶川地震中心位于险峻的山区,我是一名红十字志愿者,恰巧拥有登山技能,野外生存经验也十分丰富,在丰城市红十字会开好志愿者证明后就去告知家人。看着他们忧虑的眼神,我也深深明白他们的内心深处。我说:“放心吧,我能照顾好自己和哪里的人”。多年以后有人问我为什么去做那么危险却毫无利益的事情,您当时的初衷或动力是什么?我用林则徐的一句话回答了他们: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

是的汶川地震千千万万的志愿者都是抱着这个信念和初衷去的。

行程从南昌至成都,然后在四川省团委的委托下搭乘救护车来到什邡市,在志愿者指挥中心报名,就是任建民哪里,他当时担任什邡志愿者总指挥。没有过多的寒暄,直接被委派一个任务,因为遇难者人数众多,天气高温下雨,大量遗体和动物开始腐烂,已经严重影响到灾区的卫生安全,大灾之后有大疫,重大疫情如瘟疫,炭疽等随时有可能发生。我们的任务是沿着水源逆流而上,一路去寻找水源旁边的遗体和动物尸体,用GPS定出坐标,然后用卫星电话通知指挥部,指挥部再派人前去处理,如果当场能处理的就当场处理。

领好任务我们继续搭乘前往红白镇,走到一半就无法前进了,只能步行,日夜兼程,余震不断,翻山越岭,几乎人人轻伤,口粮和水不敢多吃。当天傍晚我们来到红白镇,我们震惊了,红白镇几乎就像一个拆平了的工地,没有一所完整的房子,全部都是残垣断壁,在和当地镇府以及救灾部队取得了联系后,他对于我们的到来表示十分的及时,安排我们第二天进山去勘察水源。当晚就住在红白镇,因为是山区,平地很少,房子全部垮塌了,大家就集中住在一个操场上,由于余震不断,道路经常塌荒,食品也没有充分保障,我自己带了足够五天的干粮,那天晚上也就就着水吃了点干粮。但是营地却成了问题,虽然我自己带了帐篷,但是大家拥挤在一个广场没有空地,于是我们就在旁边一个变电站里的一小块空地扎营,但是十几米远就是遇难者遗体临时安葬的地方,人太少,没有人力去挖坑,只是直接放在平地当撒上石灰再用土掩盖,还要撒上敌敌畏,各种气味混合在一起,让我一直想呕吐,晚上虽然很累大家也睡不着,于是坐在一起讨论明天的工作,大地时不时的在颤抖,开始大家很恐慌,次数多了,大家就慢慢习惯了,快凌晨的时候大家各自回自己的帐篷进行了简短的休息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我们来到红白镇指挥部,准备出发领取了卫星电话,按要求穿上防化服,带上防毒面具,胶鞋。39度的气温,穿上这些装备,让人有窒息的感觉,当我们回来的时候胶鞋里都能倒出水来。

出了红白镇我们六个人分成两组沿着河流两岸,仔细搜寻旁边的遗体和动物尸体,一路很多荆棘,刺穿了防化服,刺破了我们的皮肤,汗水让伤口十分的疼痛,红肿的厉害。防化服的闷热让大家集体中暑,但是大家在吃了药以后继续前进,我们平时摘下防毒面具,当靠近目标的时候,就能闻到气味,那种气味让人十分的不适,闻过以后感觉挥之不去,当我们中途吃干粮的时候,都觉得自己满嘴都是那种气味,很多人吐了,吐了以后又接着吃,因为所有人都明白不吃就没有体力继续走下去,一路发现了几句遗体和动物尸体,马上通知了指挥部,快黄昏的时候我们来到了我们的第一站,欢乐谷,这是一个开发了的旅游景点,当地居民200多人,当天游客300多人,是一个大峡谷,但是当我们赶到的时候,两边的山都垮塌了把一个镇子的大部分都掩埋。只有入口一些房子没有掩埋,但是也全部倒塌了,当我们走到跟前的时候,看见房子里有遇难者的遗体,有的挂在钢筋上,有的半截身子压在废墟下,我们立即展开搜救,呼喊,最终确认没有一个幸存者,相信如果有幸存者也自动撤离了,当时大部分人都哭了,说我们来晚了。寻找完幸存者以后已经是晚上了,然后我们夜宿欢乐谷,因为为了尽快完成工作轻装前进,没有携带帐篷,于是我们找了些柴火,燃起一堆篝火,吃了些干粮,真的太累了,大家闲聊了几句,就相互依偎着睡着了,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就冻醒了,除了旁边小河里的水随着山上降雨,水流越来越大的轰鸣声,营地很安静。我的友们都席地而,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心愿千里迢迢的来到灾区,不顾个人安危,无私奉献。在艰苦的环境下投入到救灾工作中,但是很多事情我们无能为力,当看着一个个遇难者从身边抬过去,当遇到那些痛失亲人,不幸的人们向我们倾诉,当看着那些伤者痛苦的表情,我发现,我们好无力,那么多人无家可归,流离失所,绝大部分还在露天马路上睡着,没有干净的水洗衣做饭,洗脸刷牙是十分奢侈的事情,路上的塌荒根本没有力量去清理,甚至很多遇难者都没有力量去发掘,我们做不了太多,也许我们可以用我们已经尽力来安慰自己,不知道怎么往下写,我只知道,面对余震不断和即将到来的暴雨,其实我们能做的并不多......

大概五点钟的时候我们重新启程,路上大家心情沉重,都沉默了,我们的衣服因为汗水和血水,都黏在身上了,只能用清水滴上去再轻轻揭开,因为袜子被汗水浸透,脚都冒起了泡,也就这样踩着,虽然钻心的疼痛,但是大家还是咬着牙往前走。路上我们遇到了一群从山顶尖村撤出的人们,他们告诉我们村里还有一些重伤员无法输送出来。于是我们加快了行进速度,那天我们整整走了18个小时,当我们赶到的时候看见的一幕却是:13具尸体整齐的排放在小溪边,傍边有一袋米,还架了一个锅子,这些人都是重伤,无法行动。当时队友们都崩溃了瘫倒在地,相互抱在一起痛苦,写到这里我还是忍不住放声大哭了。那种恐惧悲哀和伤痛,一辈子伴随着我,是我最大的苦难

最后我们继续搜索水源附件的污染源,动物尸体就直接烧掉,遇难者遗体,就发坐标给指挥部,由他们组织安排。六天后我们回到红白镇,在外面的关卡上我们全身进行消毒,洗澡的时候伤口剧烈的刺痛。没有休息,然后我们马上参加了灾区遗体处理和灾民财物的发掘与整理搬运。

当我们踏入灾区的第一步的时候就不需要信念了,那种真实场景的震撼,都让人没有任何思考问题的余地,只有救人,努力!只要还有一丝力气就不会停下来。

上一篇 “凉茶哥”的“救身包” ——志愿者谢忠麟的故事

江西省红十字志愿服务管理办法 下一篇

江西省红十字会版权所有Copyright©2005-2018 www.jxredcross.org.cn

赣ICP备赣B2-20050062号 地址:南昌市东湖区豫章路72号 邮编:330006 电话:0791-86255747 传真:0791-86252815